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编辑:小豹子/2018-07-08 14:24

  腾讯文化 宋佩芬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戴克成

  两个月前,法国著名收藏家戴克成(Christian Deydier)的《读懂中国青铜器》一书在中国出版。

  66岁的戴克成在古董业工作多年,曾任法国古董商协会主席。1993年,他向陕西历史博物馆捐献了一件辽代的半镂银盒。2015年,他将收藏的28件甘肃出土的先秦金箔饰片还给中国,引起巨大反响。他也是西方研究中国青铜器和金器的专家,藏有可观的中国古代青铜器。

  近日,就西方对中国青铜器的收藏情况和青铜器市场的现状,腾讯文化对戴克成进行了电话采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中西方对青铜器的审美差异很大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觥 西周初期 玫茵堂收藏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方斝 商代 殷墟时期 玫茵堂收藏

  腾讯文化:你在读书时为何选择了专攻中国考古学和甲骨文?

  戴克成:我在老挝出生,我的父亲是佛教与印度艺术的研究专家。我在法国的大学主修中文,之后到台湾进修。在那里,我遇到一位甲骨文研究学者雷焕章,他告诉我,如果想深入理解中国文化,学习甲骨文是非常好的途径,从中可以了解中国古老的宗教、文化和日常生活。于是我就开始学习甲骨文了。

  腾讯文化:后来你是如何一步步走向青铜器研究与收藏的?

  戴克成:从台湾回法国后,我很想到大学教书,但教职非常难找。恰好我父亲有位朋友在一所拍卖公司当专家,就让我为他工作,但我不喜欢那份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决定到伦敦开古董店——当时最好的古董商都在伦敦。

  因为甲骨文,我开始研究青铜器。我发现了它们的美以及对中国雕塑的影响,于是决定做青铜器的买卖。大约在1983年,我搬到伦敦,开始收藏青铜器。我的青铜器藏品中,重要的大约有20件,它们都是重量级的精品,品相、造型都一流。

  腾讯文化:你如何保管你的藏品?

  戴克成:它们都陈列在我家,客厅、书房、餐厅,到处都是。我和它们一起生活。

  腾讯文化:在你看来,中西方对青铜器的审美有何差异?

  戴克成:因为文化的关系,中国人更注重铭文,尤其是铭文提到皇帝的恩赐时。欧洲人则从装饰的角度看青铜器,重视青铜器的形状、颜色、光泽和设计。所以会有中国人去买有铭文的商朝小刀,但是对欧洲人而言,它只是一把小刀而已。这中间的差别很大。

  对我而言,更重要的一点是,青铜器象征着敬祖、祭祖的概念,象征着中国文化的开始。今天到中国餐馆,你经常可以看到小神座,神座前的香炉也经常是高古青铜器的造型。

  现在青铜器价格太贵,已经买不起了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龙耳方座青铜簋 东周春秋时期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兽面纹青铜尊 商代 殷墟时期

  腾讯文化:就你所知,西方的中国青铜器收藏史有多久了?现在有哪些著名的青铜器藏家?

  戴克成:西方收藏中国青铜器历史很久,有许多重要的学者和古董商,像巴黎的卢芹斋、纽约的戴润斋、日本的山中定次郎。瑞典也有研究青铜器的重要学者,瑞典国王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藏家。

  二战前,欧洲有许多人收藏中国青铜器。比如巴黎就有一位藏家叫Citroen,但他比我早很多,我不认识。我1983年搬到伦敦时,也有一批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藏家开始收藏。

  不过,现在这方面的西方收藏家少之又少。在美国,Leon Black有时候会买一些,但他主要收藏的还是西方艺术品。瑞士的玫茵堂可能有全世界最重要的青铜器收藏之一,包括从商代到战国的青铜器。不过玫茵堂主人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没人知道他会将藏品捐给博物馆还是出售。

  腾讯文化:全世界范围来看,收藏中国青铜器质量最好的博物馆有哪些?

  戴克成: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克利夫兰博物馆、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巴黎的吉美和赛奴奇博物馆。德国科隆美术馆的青铜器数目不多,但品级很高。

  腾讯文化:目前中国青铜器在国际市场上的行情如何?这给收藏市场带来了什么变化?

  戴克成:市场很好。最近在日本和欧洲,都有不少重要的青铜器出售。这是因为日本经济不景气,私人博物馆缺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选择保留日本艺术品,出售中国藏品。欧洲也一样。据我所知,我1983年搬到伦敦时收藏青铜器的那些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藏家们,在5年前都停止收藏了——他们买不起了。欧洲藏家宁可转而收藏印象派绘画。

  明年3月,在纽约还会有4件非常重要的青铜器出售,估价在5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

  腾讯文化:是什么因素让青铜器变得这么贵?

  戴克成:中国藏家怕买到假货,现在非常注重出处。而且现在法律要求严格,这些因素都让青铜器的价格变高了。

  腾讯文化:在你看来,青铜器市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戴克成:现在市场最大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市场的问题,是大家都因为投资才买,真的藏家很少——你必须因为喜欢才收藏,而不应该只想到投资,而且艺术投资也不一定会赚钱。

  我想,只为投资而买的这些人,在未来会赔很多的。成为好藏家必须下很多工夫学习,尤其是现在,市场上充斥着这么多伪器,真正的专家却十分缺乏,连拍卖行都经常犯错。

  我知道南京有位很好的藏家,他也有好的顾问。但是另一位其他城市的藏家就很糟糕,乱买东西,假货一堆。许多人都是为了投资,买了几个月就拿到拍卖行卖。而且到底是谁在买也很难说。有些东西在拍卖会上卖了,但没有付钱。有的买家可能就是卖家,想将价格炒高。也有人买空卖空,用图片兜售别人的藏品,企图赚取佣金,所以市场乱成一团,我完全不懂!

  拍卖行还开始有传言说青铜器的市场已经过了,现在是瓷器的市场。于是瓷器的价格开始高涨。但是任何东西,价格一下子涨许多都不是好事。

  腾讯文化:你说要出售自己的青铜器收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戴克成:是的。而且我收藏到现在,已经很难买得到级别与价格合适的青铜器。无法享受购买的乐趣,收藏没有进展时,你的收藏之路就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我开始考虑何时应该放手,买其他我买得起的东西。

  再也不为中国藏家提建议了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方簋 商代 殷墟时期 玫茵堂收藏

  戴克成:中国青铜器炒太贵,西方藏家纷纷套现

  簋 西周初期或中期(约公元前10 世纪) 玫茵堂收藏

  腾讯文化:你刚才提及青铜器造假的问题。在《读懂中国青铜器》中,你详细写了中国青铜器的造假史,并认为在过去十年里,大量青铜伪器流入市场。这些伪器为何会成交?

  戴克成:现在的伪器做得太好了,有些古董商也不会揭发。一次的伦敦拍卖会上有件青铜器,只有我一个人说是假的,这引起了许多人不满。拍卖行的一位朋友说,拍卖行做了测试,没有问题,出处也没有问题。这件青铜器在当时以破世界纪录的价格出售了。一两年后,人们发现它是假的——它是为了专门骗拍卖行而伪造的。

  现在许多人自称青铜器专家,但根本没有经验。我有次和伦敦的一位古董商朋友在拍卖行看到一件青铜器,拍卖行的专家告诉我们,它是商朝的。青铜器内铸有铭文,表示铭文和青铜器是同时期制作的。这位专家表示,铭文也没有问题。我于是问他,如果是商朝,为何用蒙古字做铭文?商朝是从公元前1600 到公元前1046年,而最早的蒙古文要到13世纪才出现!

  五六年前,有一批青铜器到了香港,古董商们都说没有问题,将它整批买下,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对。没想到五年后,有人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这批青铜器是他制作的。最近在香港的拍卖会上,还有一件青铜器高价出售了。它真是伪器的上上之作。

  我们不是机器,所以会犯错,但是到了某种程度,如果经验丰富,你感觉得出真假——伪器没有生命,也很难有真品的光泽。一次,我帮一位香港古董商看一件青铜器,我乍看觉得不错,但仔细触摸,我突然感到手指发热,这是为了让青铜器有光泽的化学药品造成凤凰彩票网(fh643.com)的。所以有些伪器不仅骗钱,还可能伤害身体。

  虽然有这些例子,但当我说出我的看法时,可能得罪人。中国藏家总是问一大堆问题,即使我告诉他们有问题,他们最后还是自己跑去买,所以从今年开始,我再也不为中国藏家提建议了。

  腾讯文化:你在这方面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戴克成:我犯过的最大的错误不是在青铜器上,而是在一件新石器时期的陶器上。我常常到香港,通常会先到酒店休息一下才出门看古董。但有一次,一位古董商要我一到就立刻去看东西。他给我看的是一件很罕见的新石器时期陶器,上面绘着人的脸孔。

  我立刻问他:这是真的吗?他说,没有问题,陶器上下都做过热释光测试,证明是同一个时期烧制的。我向他买过许多东西,所以决定买下。陶器运到巴黎之后,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请修补专家帮我做色素分析。几天后报告出来了:色素是老的,年代没有问题。测试用来粘色素的胶,报告也证明没有问题。我还是觉得不对劲,请人对胶做化学分析,发现胶内含有现代的物质。但这很正常:如果陶器很老很脆弱,有时必须用现代胶来固定色素。

  我仍然不放心,就打电话给修复师,请他在陶器的腹部切片,对内部进行检查。在陶器的表层下,我们发现了现代的材料,于是将它拆开,发现它是由两三件陶器拼接而成的——造假者将一件老陶器的上部与底部拆散,接到伪陶上。因为一般热释光测试都是测这两个部分,所以没测出来。

  我回到香港质问这位古董商。他说:“你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证明它是假的,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来做它。我知道你会注意哪些地方,所以非常小心。”我问他,粘色素的胶哪里来的。他说,是用宋墓内挖出的米做成的。“那色素呢?”他说也是从墓里挖出的。他说他会赔我钱,不过我很钦佩他的功夫,说只要赔偿50%就行,其他50%是我向他付的学费。

  很让人遗憾的是,现在“专家”充斥市场,但是真正懂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太注重表面,太依赖科学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分析。而且同一个分析师既分析古埃及文物,也分析中国古董。分析之后,拍卖行缺乏经验的专家再来评估,所以错误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