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话题思考】 郑壬杰:PS不是老虎

编辑:小豹子/2018-07-08 15:12

  ?  近来,又有人在对影像该不该PS,PS的尺度及评选规则等问题发表见解。这虽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本人才疏学浅,也想就此谈一些自己粗浅的认识。

  【影像话题思考】 郑壬杰:PS不是老虎

  人类历史上,任何艺术的产生与发展,都基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与政治和社会的特定需求。自1839年摄影术诞生至今,不断更迭的新工艺、新技术和新材料,推动摄影术快速变革。

  随着人类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精神文化需求也悄然产生变化,促使包括摄影在内的艺术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新的艺术门类不断产生,艺术手段更加多样化,艺术风格也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势,当代与传统,东方与西方,共同构成了当今世界多姿多彩的艺术格局。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摄影艺术。进入二十一世纪,感光材料便被0、1码替代,即使预想家或许也不会想到,原本打算使用一生的昂贵机械相机,在短短不到两三年的时间内,它们有的已被送入博物馆的陈列柜中,更不会想到摄影可以脱离化学工艺,在电脑上进行二次创作。数字技术令摄影术的变化异常迅速,大大超过了以往任何艺术变革的速度和艺术家的创作惯性,于是在胶片与数码、暗房与PS的问题上,使许多摄影家倍感纠结。科技与经济还是一如既往地发展,至于问题,只能留给艺术家自己取舍,解决。当今最流行的“PS”就仿若“雷池”,艺术家们在此争执与挣扎,有人惊恐万分,有人裹足不前,有人驻足观望,有人大步跨越。

  什么是“PS”

  “PS”狭义是“Photoshop”软件的简称,诞生于1990年,至今已推出10个版本,是全球公认最好用、最畅销的图像编辑软件。软件发布伊始,便引起摄影界的热议,创作过程的拍摄与制作以及作品效果的真实与唯美,到底孰重孰轻,争论至今未休。但是极为有趣的是,PS软件并非来自摄影领域,而是由计算机公司研发设计。无论摄影界如何争论,其研发的脚步都愈来愈快,功能也愈来愈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强大。现在,PS软件已经广泛应用于图片处理、图书出版、广告设计等各个领域。实践证明,PS是一个得力工具,使人们对视觉的追求与想象更加容易实现。尤其是在数码摄影时代,无论你怎样拒绝它,实际上都难以避开它。因为没有任何一台相机及一只镜头可以绝对真实地映像世界,因此即便不去夸张地追求特效,仅简单地校对还原,都需要通过PS。更何况PS软件把人们从有毒的化学药液和暗房中解放出来,让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自己照片的技师。此外,配合色彩管理设备,还可以将图像的色彩掌握到小数点的后三位数,精准控制照片的品质。可以说科技牵引艺术的趋势无法阻挡,艺术家只能接受、学习,并努力掌握。

  PS与移花接木

  我们今天通常所说的“PS”,已经超过狭义的“Photoshop”软件范畴,广义延伸到以使用“Photoshop”软件为代表的图片后期数字处理行为。名词向动词演化,涵盖更多的现象与规则。其中最受争议的是影像的“移花接木”。

  “移花接木”并非数字时代的产物,早在胶片时代,“移花接木”的技法就颇为流行,如前期拍摄的多次曝光、后期暗房的多底合成、成品剪裁翻拍等等。著名摄影大师菲利普?哈尔斯曼(Philippe Halsman,1906-1979)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便是通过多次曝光及多底合成达到了惊世骇俗的效果;美国摄影大师杰利?尤斯曼(Jen elsman1934-)利用暗房的多底合成,打破了传统摄影美学,是西方摄影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从单纯“照片”向“图像”概念过渡的代表。上世纪的欧美沙龙摄影大都强调视觉的独特与新颖,暗房技法那时便已成为艺术创作的主流。当然,复杂的暗房技术使大部分摄影者只能倚赖前期技法,PS的出现则让难以掌握的暗房技法,在计算机面前不再高不可攀。于是“改天换地、移花接木”的图像突然遍地开花,即使毁誉参半,还是无可厚非地满足了人类审美的更高要求,这一客观规律不会逆转。

  “移花接木”在动态影像创作中应用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更加普遍,尤其是20世纪末,传统电影的蒙太奇技法逐渐被3D软件所取代,如美国大片《终结者2》早在1992年,就凭借令人瞋目结舌的电脑合成效果获得了第6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摄影提名。此后的经典大片《阿甘正传》、《泰坦尼克号》等等,无疑不是得益于电脑后期制作。电影后期为观众创造视觉奇观,是科技推动艺术的另一例证。绘画也是如此,摄影术的诞生严重冲击了19世纪写实主义风格,使其向印象和抽象艺术发展。今天的PS技术同样是一场革命,为艺术家提供了一支能够在照片上绘制梦想的画笔。

  “移花接木”与造假

  当然,除了担当艺术职能外,摄影的另一个重要属性——反映客观现实,还在新闻报道,文献记录、科学研究等领域体现着它的重要价值。这也是摄影自诞生以来,最基本的属性。

  利用PS技术篡改影像会严重违反这一原则。近十余年来,一些新闻纪实报道摄影师为了追求视觉效果和轰动效应,利用PS的“移花接木”技法改变图像原有信息,无视事件的真相。这种虚假新闻或文献照片若未能及时发现,不仅欺世盗名,还会误导视听。

  在诚信缺失、信任危机的背景下,假照片的泛滥尤让人深恶痛绝。所以每当有假照片的新闻诉之于报端网络时,总会引来大量的围观吐槽。以至于当我们面对一张毫无瑕疵的照片时,总会情不自禁地问一句,不会是“P的吧?” 客观地说,摄影造假并非是PS普及之后才有的现象。抛开传统暗房拼接的纪实图片外,上世纪中国摄影界争议最大的“抓拍还是摆拍”其实也是真实与造假之争,此外,利用镜头语言或图片说明,同样可以把摄影者的主观意识强加在客观事务之上。所以从根本来说,造假并不在于使用何种技术手段,而在于作者能否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看待和阐述自己的摄影作品。PS本身对影像艺术的推进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我们深恶痛绝的其实并不是PS,而是违背客观实际的欺骗大众、谋取私利的行为。

  PS不是咬人的老虎,摄影人更不必谈“P”色变。今年荷赛大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奖得主不也是合理利用比赛规则和业界准则,在不扭曲、歪曲、混淆事实的情况下,经过“PS”,使照片大增其色而一举夺冠的吗?用心摄影,真诚待人、坦然对己,方是正道。

  PS与影赛分类

  影展、影赛往往被广大摄影人视为艺术创作的试金石,造假现象也非常容易让公众对影展、影赛的公平与公正产生质疑。所以当前无论大型还是小型的影展、影赛都对此倍加重视。比如,在影像的分类中,我们看到新闻或记录类对影像调整的严格限定,也可以看到艺术或创意类对PS调整空间的开放。在规则方面,也出现了素材片的拍摄必须出自作者本人;色彩、锐度可作适当调整,不得移动像素等等一系列新的要求。尽管规则在不断地改进和完善,但是问题也同样在不断涌现,比如,艺术类的参与者会认为自己实拍的作品与PS后期拼接的作品放在一起评选有失公允;记录类的参与者则认为自己费尽心机拍摄的报道摄影与打着自然环保名头的风光照片放在一起不公平;创意类的参与者则认为自己对着电脑分层抠图完成的照片,却让抽象构图、慢门或多次曝光技法的照片拔得头筹而抱怨;黑白类的参与者又认为自己手工放大的黑白作品与艺术微喷的高品质黑白照片不该同台竞技……于是,细化种类的呼声又多了起来。

  早在2002年“PS”之风尚未兴起之时的第20届“国展”,就以20多个评选类别纳入征稿启事,但由于分类太过细致,难于理解与操作等问题又被压缩至现在国际通用的惯行分类——纪录类、艺术类、商业类三大类别。

  由此回溯去年一系列有过“被质疑”纪录的摄影赛事,除单一领域外,其余综合性赛事基本都是以此为分类标准的。但这样的分类标准放在当下摄影语境和全民摄影的时代发展背景下,是否适当,有无需要完善和修正的地方?我想无论是粗线条的划分还是细分类别,首先一点是要明确概念,阐述要害,之后才是文责自负。这一点不仅是对参评人员至关重要,对于比赛结果的缔造者评委亦是如此。

  今天的影像发展俨然早已突破了传统认凤凰彩票官网(5557713.com)识上的摄影,视觉的多元化呈现和表达方式令人目不暇接。我们的艺术评判者们是否跟上了时代,我们的艺术审美教育是否与时代接轨,我们的艺术生产者们是否创作出了与时代相呼应的作品等等,这才是摄影工作者与关注摄影发展的人们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